过客

时光带走了一切

惟独没有带走我

从深夜到凌晨

从事生到死,又从死到生

我不是归人,只是一个过客

只有在最寂寥而孤独的时候,我们才体味和承认自己作为一个过客的真实存在。象花朵之于季节,象飞鸟之于天空,象游鱼之于江海。我们之于生活与生命,有也只能有一个过客的色彩。

象一个过客,行色匆匆,走过生活的喧嚣与宁静,却总来不及一一品咂那些让我们怦然心动的细节。许多年后蓦然回眸时,常已淡忘了那惊鸿一瞥的惊艳。生活排斥浪漫,就象文字排斥真实,我们排斥平庸。这是一种惯性。

作为过客的真实,本质上我们无法拒绝流浪。就象逆向而游的鱼,我们总错过一些窃窃私语的机会;当历经了百转千回而终于在同一片海里对视时,谁也不知道我们正流着眼泪。所有咸湿的心事都被彼此的目光温暖,而我们说不出话。潮汐按时袭来,我们各自转身离去,带着曾经发生的故事。可是,在寂寥而孤独的时候,我们无法回避源自内心的迷惘和省问,我们会悄然抚摩骨头深处的疼痛,会无限低落而伤感地问:

谁是过客?谁是谁的过客呢?

你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最远的人,总在最近的地方和你朝朝夕夕;最近的人,总只能在最远的地方等你。

作为过客,我们孤独的剪影是一帧弃在暗角的风景;谁会在适当的时候在适当的角度看穿我们内心的寂寞?

我们叩问往事,但是所有的往事缄默不语;成片的忧伤遽然跌落一如悬崖的岩块;心海波澜深壑,我们的梦想无法泅渡这一芳深邃幽暗。

其实所有的挣扎不过是我们不甘寂寞的徒劳。有谁不曾洞悉生活的秘密?谁可以找到借口远离往事?谁的泪水可以洗刷岁月的痕迹?即便将背影装饰成风景,我们观看的眼眸也已经不再清纯;来了的又去了的,只是同一个过客,早已不再是同一个人。

我们终究无法替更多的灵魂诉说寂寞。寂寞啊,今夜你又钟情了谁?

我们总是匆匆忙忙。不是脚步追赶脚步,只是岁月覆盖了岁月。一个过客的沧桑谁可以读懂?也只能在这匆忙仓皇的脚步里碾作纷纷扬扬的忧伤,象模糊的朦胧的暧昧的文字,象风格简约眸光清凉的女子,超然站在岁月之外,挥动时光的牧鞭,抽痛一条路的方向。

抽痛一条路的方向,抽痛寒梦故园,抽痛一片白发红颜!

今夜,谁的心事会被一管箫声一串乡音唤醒?谁的泪水,将沁润过客沙哑的喉头?

谁还在踩着流萤上路,保持一个过客的姿势?任是一路追星赶月,又怎赶及光阴荏苒,赶走空纬幽怨?

谁的眸子会照亮我们艰辛的一生?何时一只蝴蝶,可以停稳在我们的肩头?

用目光试探,用手测量,用拥抱呵护,用吻滋养。然后,我们的初恋结束。

初恋结束。阳光下我们的笑容流淌出最后的纯真,镜头前我们的亲昵保持古老的腼腆,而凌乱仓皇的脚步,是我们对爱情最初的注解。

初恋结束,没有征兆。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时代渐行渐远,尽管我们不时还能听到她清灵的回响,但是我们彼此毫不怀疑,她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

后来,你对我说:我只是你的过客,而你是一芳永远旖旎的风景;

后来,我对你说:你来看风景时,不用买票;驾一叶遍舟,你就来。

可是,看风景的的人一荏一荏,来了又去了,我始终没有看见你的身影。

也许,我的呼喊只是一个美丽苍凉的手势,终究留不住你匆匆又匆匆的脚步。

其实,我们依旧向往躺在对方的心事上聆听往事,聆听彼此如水的眸光穿透三月的花雨,万世不歇地在初相识的黄昏痴痴观望。

其实,我们都是爱情的信徒,虔诚又恐惧。

突然想起了那句经典

0

Related Posts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https://www.lzrenop.com/wp-admin/theme-editor.php?file=footer.php&theme=Sier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