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里响彻首尾的叙情诗

我依旧背着挎包,握着鼓棒穿梭在地铁站里的人群中。人头攒动的时候,一大片一大片灰暗的颜色,永远都让我觉得那是谁策划着的一场大阴谋。我暗数要上班的节奏走出出站口。灌满大风的出口处,见到一个流浪歌手弹着吉他唱[十年]。我距离他太远,无法看清他脸上挂着的是怎样的神情;他的手指上有没有因为练吉他而长出的一个个光滑透明的茧我也无从知晓。只是模糊地看到他破旧的牛仔裤上被撕开的大口子,好比伤疤。
之后的时间里我的大脑中不断出现十年的旋律以及那一句一句如同断章一般的歌词。我很努力地想通过他的嗓音却猜想他当时的神情。当一个伤痛的表情一晃而过的时候,我打的节奏出了错,一切成为了安静的,只有我和老师四目交汇。

十年之后,我不认识你。
又亦或是在十年之前,相遇和分离都是久远的事,彼此也就更坦然地踱在这路上。

丝路。
在某一个女歌手的专辑上看到这个名字。当时遗憾地惟独想到一个丝绸之路与之有关。之后觉得十分地荒唐。但却仍固执地认为其中定是有着其他的含义存在的。
我一瞬间爱上这个词,没有任何余地的。那是十月开头时候的事,在那之后,我也不断地幻想着中世纪欧洲的贵族女人身上轻质纺纱的衣服,或者是敌托邦的拾荒姑娘脸上丝质的面纱。种种,诸如此类。
然而偶然间在一家餐馆吃晚饭时听到[敌托邦的拾荒姑娘]。十分清晰。依旧记得那是怎样吟唱的:

她于干旱季节  用酸雨浇灌杜鹃花
人类未免傲慢  亡命去捍卫神话
人间的解语花  风沙里倒下

当时我面前端放地一碗日本拉面,热气腾上来的时候模糊了视线。

quote:

星星就是穷人的珍珠  你的笑支撑着我虔诚的最初
云破日出  你是那道光束  带着平凡的我走过奇迹旅途
爱上你之后我从来不哭  我从来不在乎  谁是谁的旅途
谁带我离开孤独丝路

十月里未完的挂念。

十月中旬的一个凌晨,听历历在耳。这个是澜池推荐给我的广播节目。我发给永砺的消息上这么说着:突然很想澜池。很想很想。一瞬间想起很多温暖人心的事。今年生日的时候也在想要是她在就好了。特别想对她说句,小破孩啊,我在挂念你。
永砺将这条消息读出来的时候我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接着又在一刹那听到许巍唱着:

谁让我们哭泣又给我们惊喜。总是要说再见,相聚又分离。总是走在漫长的路上。

心里难过地要死掉一样。眼泪滴在写给微J的信纸上,化开了字迹。我也只能说句抱歉,仅此而已。

十月,我挂念很多人。
这些想念洒在我这一路上,然后开花,最终结果。在一片荆棘中寻找一条出路,认认真真地把它走完。在黄昏的时候一个人静静地在墙角看天边被染上幸福的颜色。

[十月丝路] 沿途的风景,收进手心。

>> 写给澜池

小破孩儿:
你那封信我一直一直反复地在看。你说你从来没有这么不快乐过;你说你怎样怎样。我每看一遍就要哭一次。
我很想告诉你我现在过地不好。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我不想让你担心我什么。
你说你想学着懂事些,不要让我难过。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懂事,是么。
这个月过地很漫长,我总是看着时光的刻度,分针秒针一点一点地向前挪动。这些时候我就忍不住回头想想那些明媚的记忆。可是我没有预感到这些明亮的碎片在阴霾的天空下变得伤人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描述我现在渐渐变得凌乱的生活,但是就是特想你。
天冷了。今天听天气预报,原来十月的上海只有17度了。现在的手是没有温度的冰冷的,我在想,或许在很久之后的某个冬天,我还能抱着你好好哭一场的。你说呢。

另外,我也觉得你我都该学着坚强点。

0

Related Posts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https://www.lzrenop.com/wp-admin/theme-editor.php?file=footer.php&theme=Sier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