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牧场》:“豁切”的生活

牧场这个词让我想起的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舒缓浪漫的感觉,然而没有生活细节的感觉是多么的粗暴和不靠谱,或者说我们把生活的某一画面当成了生活的全部。社会快节奏的生活让人们习惯快速消费,习惯消费具有诗情画意的旅游点。人们在最好的季节,去牧场匆匆旅游,美丽的景象和愉悦的感觉固化成为人们对牧场生活的普遍认知,复杂生活替换成了一些催化剂似的画面。

这样单一片面的认知就被《冬牧场》颠覆了。李娟融入牧民生活,用全情投入的在场感受和充满细节的翔实记录把生活还原出来,用敏感的心和灵性的笔竭尽可能地描绘出牧场真实的生活,让我们不再去傲慢的消费“牧场”,而是去感同身受和了解。“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眼下的生活,谦虚谨慎,尽量闭嘴。否则一开口就是废话、蠢话和梦话”

冬牧场分四章。第一章冬窝子,讲的是环境。第二章荒野主人,讲的是人和动物。第三章宁静,讲的是状态。第四章最后的事,讲的是感觉。而这四章里又都有人,环境,状态和感觉。人是主线,在李娟的笔下,居麻着墨最多。居麻给我的感觉是一个敏感、好强、勤劳、好酒、风趣、热爱生活,难耐寂寞又热情的立体多样的人,和冬牧场这样漫长、冷峻、乏闷的环境形成强烈的对比。

最后一章叫最后的事,李娟说到迅速消失的一切,好的坏的,主要是牧民们原生态的环境和生活都将在日益改变,消逝的结果指日可见,正如很多少数民族被同化,失去自己的原有生活方式。参差多态的文化生活被物质生活和以建设发展为名的城市化消解殆尽,将留下只存于记忆和文字上的冬牧场,这种无奈又无能为力,让人怅然若失又心口重重。

《冬牧场》是李娟的命题“作文”,行文就有作的痕迹,有记录感,不似《我的阿勒泰》那般浑然天成。

《冬牧场》关于自然的灵性描写有寥寥几笔,也不像《我的阿勒泰》中俯拾皆是,比如宁静与孤独,

《冬牧场》是直接着墨写宁静与孤独。《我的阿勒泰》用各种方式描写自然去衬托人的孤独和宁静。当然《冬牧场》关注的是人,写的更多是人,各种环境也是为了写人。

“豁切”是哈萨克语,是冬牧场的人们常会说的词,李娟以点睛的俏皮口吻,让我们感受艰苦生活的有趣之处,既有对生活的自嘲,也有对生活的适应与反抗。

0

Related Posts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https://www.lzrenop.com/wp-admin/theme-editor.php?file=footer.php&theme=Sierra